青島盟員 首頁 > 盟員風采 > 青島盟員

筆凝毫端出風流——竇世魁和他的國畫人物

發布日期:2015-11-26   來源:民盟青島市委

  竇世魁——在群星薈萃的島城畫壇無疑是一個為人熟知的名字。人們熟悉竇世魁和他的繪畫藝術,不是在他榮獲國家獎之后,更不是從他成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時候起。早在30年前,還是青島藝校一名少年學子的竇世魁,就以其好學善思、才氣過人而倍受前輩畫家青睞,及至踏上社會,很快就與畫壇強手比肩而行。從此,他的名字便深深印在島城畫人的心上。

  若稱竇世魁為“武林高手”必定會遭異議,因其并無半點武功。然而,熟悉他的人卻常愛以此相戲。畫畫講究似與不似之間,細細想來,這戲稱實在是既貼切又形象。首先,他曾以畫筆成功地為不少武林豪杰立傳,并以此揚名全國;再者,他那豪爽大度、機敏灑脫、純真率直、好善樂施的性格和對事業忠貞不貳、鄙視虛飾、苦求真功的作風也確實頗有幾份俠士之風度;還有更直接的原因是他極喜以練武比喻習藝。他常說,搞藝術不能?;茏?,要像高手練武一樣,單刀、雙劍、流星錘……樣樣都拿得起、玩得精,這樣才能納眾技之長于一體,最后練出自己獨有的絕活。30年來,他用自己成功的藝術實踐證明了這種觀點的可靠性。

  在繪畫以及與繪畫直接相關的領域里,從素描、油畫、水粉、水彩到中國畫、連環畫、宣傳畫、年畫乃至書法、篆刻;從塊面結構到線性韻律;從淡墨輕涂到重彩濃抹;從傳統意趣到現代情調;從鴻篇巨制到斗方小品等等,竇世魁無所不能,絕少不精。于是,人們禁不住發出嘖嘖慨嘆。由此,多以為和他風流倜儻、詼諧幽默的外表一樣,其成才之路一定充滿詩意。倘如此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同大多數有作為的藝術家相仿,竇世魁的藝術生涯絕不是節奏輕漫的小夜曲,而是一篇富含悲壯意味的交響詩。凡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的成功不僅靠先天的才能和悟性,而對藝術執著的熱愛和他堅韌、剛毅、勇于正視人生的內在品格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。因腰疾靠雙拐支撐的日日夜夜,因眼疾冒失明危險動大手術的巨大陰影,營養性水腫的拖累,肝區陣痛的困擾,長期業余環境的煎熬等等,這一切幾乎伴隨著他已走過的全部藝術旅程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他的作品或入選國家大展、或被國家收藏、或獲國家獎、或參加國際交流、或被出版介紹……一次又一次閃光的瞬間顯現出的是一個春風得意者的形象。然而,取得多次成功的國家級畫家竇世魁從未被這刺目的耀斑蒙住眼睛,他在瞬間的輝煌里看到的只是永恒的苦求。

  說來,外地人也許不盡相信,青島的竇世魁至今還是金融界的畫家。但這卻是事實。竇世魁是青島工商銀行的干部,他30年的美術創作生涯一刻也未離開金融界。他把自己看作是銀行培養起來的畫家。毋庸諱言,作為具有雙銜高級職稱的著名畫家,他當然希望走上專業崗位。也確有兩次機會,但均未如愿。對于這種不公,他每每一笑置之。他甚至不愿答應一點小的條件而屈就。他更相信的是自己的實力,何況他對銀行還有難舍難分的感情。

  竇世魁有實力,博取多能即可印證。而他更善于集中使用自己的實力,去攻克最高藝術堡壘。在廣泛涉獵的基礎上,他先是以連環畫為主,中國畫為輔;當連環畫創作正處于鼎盛時期,他卻見好就收,把重心移向中國畫,且又側重歷史人物畫的創作。

  竇世魁的國畫人物創作幾乎與其藝校學習同時起步,早期有《林海雪原》,中期有《鄭成功收復臺灣》,近期有《李清照詞意圖》,跨度達30年之久。30年來,雖時期不同、側重不一。但國畫創作基本保持了連續性。工筆的、意筆的、紀事的、抒情的,或歷史大波瀾或生活小情調,涉獵極為廣泛。其中,1984年創作的《鄭成功收復臺灣》是畫家國畫創作進入成熟期的重要標志,從此,力作接踵問世,帝王后妃、名將耆宿、貴胄達官、文人騷客、義士豪俠、尼道僧侶、山樵村童、壯漢弱叟以及鬼仙異怪等歷代風流和神話人物,無不在畫家筆底毫端爭奇斗勝。這期間,寫意漸次取代工筆,畫風遞變日見明顯,繁復變簡約,濃艷變疏淡,纖秀變粗獷,滿實變空靈……竇世魁之所以能夠幾十年保持與時代同步,首先得益于他的多思善變,他從不拘泥于傳統和自身的成法,勇于否定,敢于出新。他的《李清照詞意圖》筆豪墨縱、逸雅風流、心源妙得,幾入化境,絕非氣韻生動、形神兼備所能概括?!独钋逭赵~意圖》的誕生預示著他國畫創作新時期的到來。

上海快三开奖结果-